规划课堂

当前位置:首页
唐子来——街区制:回归传统的规划理念
  发布时间:2016-04-08  阅读次数:967 
唐子来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

从“车的城市”回到“人的城市”

       街区制并非新的规划理念,而是回归传统的规划理念。在步行交通时代,历史上的城市就是小街坊的空间形态格局,并形成适合人的城市空间尺度。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物质生活需求的提高,城市交通虽逐渐多元,但同时私家小汽车也日益增多并普及,为了满足小汽车的快速通行需要,不仅新建城市采用了“超级街坊”模式,既有城市的许多小街坊也被改造成为“超级街坊”。在中国,居住小区和单位大院更是特定制度语境下的产物。事实上,“超级街坊”不仅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小汽车交通需求,更对城市空间形态的宜居性造成无法避免的消极影响。如今,随着对城市交通多元化潮流的深入以及对健康、低碳的重视,从“车的城市”回归到“人的城市”已经成为广泛的社会共识,而慢行交通友好的空间形态格局则是宜居城市的重要标志之一。

 

从“交通载体”升华成“互动空间”

       在新建地区推广街区制应当是没有争议的,不仅是居住区,商业区和商务区也应当如此,更要倡导混合用途街区。针对已经建成的“超级街坊”地区,如何改造成为步行友好的小街坊格局,需要制定充满智慧的公共政策,恐怕不是“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可以简单概括的。

       小街坊和密路网只是可步行城市的必要条件,在此基础上,还需要构建充满活力的公共空间体系。城市公共空间体系作为可步行城市的载体,应当满足安全、便捷、舒适、愉悦的基本要求。城市街道不仅是步行交通的载体,也应当成为社会交往和文化体验的场所。街道和其它公共空间的品质不仅与其本身相关,还包含街道沿线界面,既要有效地界定和围合街道空间,又要形成与街道空间互动的积极用途。

 

城市最佳实践区

       上海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不仅是“世博亮点展区”,同时也包含许多街区发展和街区再生的参展案例(如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和瑞典的马尔默等)。从“传统工业地区”到“世博亮点展区”的第一次转型为街区再生创造了条件,从“世博亮点展区”到“城市活力街区”的第二次转型才是街区再生的最终目标所在。其本身的会后发展是“街区再生范例”,同时也获得大众媒体和国际社会的广泛好评。2013年4月,城市最佳实践区会后发展规划获得美国绿色建筑理事会颁发的LEED-ND铂金级规划认证,这是北美地区以外首次获得铂金级规划认证的街区发展规划项目,其中的一个关键要求就是可步行的街道(walkable street)。

       城市最佳实践区的街区在复合功能的塑造上,以文化创意产业为主题,把商务办公、文化艺术、会议展览、商业餐饮、休闲娱乐、酒店公寓、开放空间融为一体,同时将文化展厅、时尚秀场、艺术设施等魅力元素嵌入,在各个空间层面形成多种关联功能的高度复合,形成具有协同效应的创意产业生态链。在保存街区历史脉络上,为体现城市最佳实践的精神内涵,街区融合了工业遗产和世博遗产,包括空间肌理、形态构成和建筑格局,使之成为上海城市历史记忆的独特片段。

       同时,依据低碳生态建设导则和指标体系,在规划设计方面重点关注复合功能街区、紧凑形态格局、公共空间主导、慢行交通便捷、既有建筑利用、绿化环境功效,每项控制指标都可以量化和进行绩效审核,并建立对于低碳生态建设进行有效管理的体制和机制。

       城市最佳实践区的空间形态以开放空间为核心,新老建筑形成紧凑组合,有效地界定和围合开放空间。基于开放空间和建筑组群之间的有机关系,形成具有鲜明特色的空间形态格局。林荫步道连接南街坊的广场和北街坊的绿地,形成开放空间的主体部分;步行巷道连接主要开放空间和周边城市道路,形成开放空间网络;建筑院落和街角空间则使开放空间体系增添了丰富的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