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课堂

当前位置:首页

李忠 | 科技都市化的10大动因

2018.12.18  1051
分享到:

1

李忠 华高莱斯国际地产顾问(北京)有限公司 董事长兼总经理

城市的科技产业功能正在从“郊区”重新回归到“都市”
        过去,在我国城镇化快速发展的阶段,城市的发展只重视“壳(城市空间)”,而忽略了“瓤(城市内容)”,以住宅开发为导向的新城拔地而起,却往往沦落为“鬼城”。但如今,如何培养“城市内容”,也就是城市产业体系,已经成为城市发展的重中之重!
        在知识文化经济成为全球经济的主导驱动力的背景下,毫无疑问,科技产业是目前城市发展中最重要的“内容”!近日发生的中美贸易战和中兴事件,更加让国人明白一个道理:在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中,“TDP”(科技生产总值)就是GDP!
        那么,哪里是城市科技产业提升的热点区域呢?对于城市而言,如何才能有效的引导以及加速城市科技产业的发展呢?在当前众多城市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调整阶段下,已建成区的更新工作将成为城市功能优化和魅力升级的重点。
        城市的科技产业正在从“郊区”重新回归到“都市”,这已经成为一种全球趋势。无论是纽约的硅巷,还是伦敦的东区科技城,无一例外的印证了“科技创新都市化”的新潮流。新一代科技创新发展正在经历四大改变,并形成了触发科技创新都市化的10大动因。
2
图1 新一代科技创新发展的四大改变及触发科技创新都市化的10大动因
科技的人群变了
动因1:安居带动乐业
        如今,科技人群已经发生了改变,不再是我们传统印象中年纪偏大,不懂生活乐趣的科技工作者。各行各业年轻的科技精英,已经成为大都市发展科技创新的绝对主力,并且年轻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渴望的是“白天熙熙攘攘、晚上灯光明亮”的都市繁华生活、希望享受到的是“白天讲情怀,晚上讲情调”的都市服务配套。
        安居带动乐业,是科技都市化的第一动因。“地区生活质量”、“城市魅力”已经成为吸引年轻科技人才聚集的磁石。科技随着人才在城市中的聚集,而更加趋向都市化发展。只有适应年轻科技人才的城市环境,才能吸引到科技人才,最终科技产业才能在城市中开花结果,发展起来,因此“城-人-产”的发展新模式,已经成为世界级创新中心的通用模式。
3
图2 【美】乔尔•科特金《新地理-数字经济如何重塑美国地貌》

4
图3 深圳靠抓住年轻人,快速提升城市创新发展的动力
        因此,要想让科技回归都市,就必须让年轻的科技精英回归都市,并且让他们安心留下来。首先城市应该为年轻科技精英打造高品质的“蜂族公寓”,外观更时尚、功能更复合、配套更高效,为他们量身打造理想的生活社区。
5
图4 加拿大温哥华耶鲁城公建化外立面设计
        其次,除了时尚、方便的居住公寓,城市还要为年轻科技精英定制商务社区城市,形成繁华活力的科技商务中心,营造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城市氛围,让年轻科技精英和工作的人一起生活,和生活的人一起工作。
6
图5 韩国首尔数字媒体城通过用地混合实现“工作-生活-休闲”平衡
        另外,在满足年轻科技精英的居住需求之上,城市还必须以书卷气为抓手,通过书香的人文环境和青春的交往环境两方面打造年轻科技精英喜欢的城市服务配套。
7
图6 美国奥斯汀打造书香的人文环境和青春的交往环境,吸引年轻科技人才
科技的诞生地变了
        新一代科技创新,已经从“生产导向”向“生活导向”转变。发达国家的经验证明,代表个性化的兴趣爱好——“玩儿”,才是物质丰富后人民的最大需求。在这样的趋势之下,科技创新的诞生地,已经从“生产要素聚集的工厂”变为了“生活要素聚集的城市”。而只有大城市,才能承载“生活导向”型科技创新所需要的各种要素,产生强大的创新需求效应。
动因2:城市=问题发生器
        都市,可以为科技创新提供“问题”的发生器。一方面,只有以大城市为根据地,才能拥有足够的用户和商家数量,才能为那些“科技+生活网络”的创新性公司提供人口和商业的市场样本。另一方面,对于大多数城市来说,天生自带的“城市病”——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公共安全等问题,也恰好给了无数创业公司巨大的市场机会。比如城市“最后一公里”的难题催生了城市共享单车;城市打车难,催生世界最大打车软件Uber等等。
8
图7 美国旧金山“打车难”的交通问题,催生了世界最大的打车软件Uber
动因3:城市=场景资源
        毫无疑问,人工智能已经成为当下引领科技创新发展的新浪潮。场景资源,是人工智能发展的核心驱动力,通过大量真实场景产生人工智能所需要的数据喂养。只有在都市,才能拥有人工智能发展所需求的“全景化”应用场景资源。
        因此,在场景驱动人工智能发展的模式之下,中国的城市可以向美国山景城学习,高效利用城市中的地形地貌环境和城市空间场景,为高科技产品提供“处处可驯化”的场所。
9
图8 美国山景城高效利用城市空间、空间领域、野外空间等为智能产品提供“驯化”场所
动因4:城市=试验场
        生活导向型的科技创新,其成果只有在生活中进行试验才有意义。以城市作为科技成果的“试验场”,这一模式被称为“Living Lab”(生活实验室),已经在芬兰赫尔辛基、丹麦哥本哈根、荷兰阿姆斯特丹、埃因霍温和西班牙巴塞罗那等城市被广泛应用。
        因此,中国的城市可以践行LivingLab模式,率先从智慧安防、智慧交通、智慧照明、智慧运动等方面全面布局,助推智慧城市技术的应用与推广。
10
图9 荷兰埃因霍温将运动场打造成为户外实验室,开展智慧运动科技试验
动因5:城市=观摩场
        科技创新,往往经历了一个从模仿到颠覆的过程。在新的科技时代,城市,为技术颠覆者提供了最好的“观摩场所”。以我国的共享单车为例,正是通过在城市中的观摩,共享单车才得以从最初的“有桩模式”向现在的“无桩模式”进行升级,甚至通过互相模仿,推动了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不断创新。因此,中国的城市应为技术创新者营造一个良好的观摩环境,为科技创新与颠覆培育最佳温床。
11
图10 摩拜单车创新“随停随用”的“无桩”模式
科技的工作方式变了
        互联网时代下,社会的发展趋势正在从简单系统发展到超复杂系统,面对这样的变化趋势,未来科技的工作方式也会发生相应的改变——更加需要“高协同密度发展”、“积木式创新”以及“跨界交流”。
动因6:高协同密度
        正如《科学美国人》所说:“今天的科技是复杂的协作系统,要有多个单位紧密协作,像爱迪生那样单打独斗的创新时代已经结束了。”从单打独斗到协同作战,未来科技必然需要高浓度、高密度的协同网络。而只有都市,才能提供高密度的人才池、才能拥有高密度的产业供应链、才能形成高浓度的创新氛围,最终形成科技创新所需要的高密度的协同网络。
12
图11 美国洛杉矶都会区以高协同密度,成为世界商业航天领军者

动因7:积木式创新
        面对复杂的创新系统,如何快速寻找每一环节的“最长板”进行强强联手,以模块化的形式实现创新要素的“积木式拼接”,已成为快速应对复杂问题的重要路径。
        积木式创新的关键在于能够快速找到各类“插件式人才”。而只有在大都市,才能一站式集齐科技创新所需要的各类人才。因此,中国的城市可以学习MIT媒体实验室,既要围绕各类前沿课题,拼接各领域的“最强大脑”,将自身打造成为“自适应的复杂系统”。同时,还要主动拼接各类产业要素,迅速聚合“最强资源”,助推积木式创新发展。
动因8:跨界交流
        美国社会学家马克·格兰诺维特(Mark Granovetter)曾提出:“弱关系链接,善于在各种场合结交新朋友,只有弱关系才有可能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不相熟的人交流知识就会产生新知识。”由此可见,多样化交流促进“弱关系”的形成,有利于激发创新想法。而大都市提供的多样化社交空间,正成为一种重要的生产力。
        在这样的趋势之下,中国的城市可以学习西雅图的南湖联合区。一方面要鼓励建筑内部设计一系列促进交流的合作空间。另一方面,城市公共空间要打造多样化的社交场所,同时提供丰富的文化艺术、节庆、运动休闲等活动,为科技精英打造富有魅力的生活社交体系。
13
图12 美国西雅图南湖联合区提供各种大型节庆活动等,打造富有魅力的生活社交体系
科技的驱动力变了
        世界规律表明,资本驱动已经成为院校驱动、企业驱动之后,驱动科技创新发展的重要模式。
动因9:金融推动
        从全球来看,各国的科技发展都离不开投资。资本投资科学,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发展趋势。资本投资科学,不是扶持科学!资本通过助推“科学到技术”的惊险一跃,获得巨大技术应用后的巨大市场利润,是资本投资科学的核心动力。更为重要的是,在资本驱动科技创新的模式之下,可以促使研究更自由、流程更便捷、应用更广泛。而大城市,凭借高密度的资本优势,自然而然成为科技创新发展的热土。
动因10:科技人员明星化
        如今,科技人员明星化已经成为一种世界潮流。无论是最早的“阿波罗计划”包装出来的明星科学家冯·布劳恩,或者是当下科技综艺类节目捧红的如Dr.魏等“科学代言人”,专业团队主导的科学家造星运动从来没有停止。
        科技人员明星化,不仅有助于科学知识的普及和宣传,更有利于资本实现更大的收益。将科学家培养成明星,也将大力促进大众资本进行科学投资。凭借全套的专业的传媒体系,大都市成为最容易把科学家捧成科技明星的地方。
14
图13 大都市所具有的超强制作团队让科学家成为真正的主角
哪些城市最需要科技创新产业?
        回到中国版图,哪些城市最有机会获得创新机遇?答案是“东部”的西部和“西部”的东部。
        “东部”的西部,是指国家三大都市圈中需要填充的大城市价值洼地,以北京、上海为例,在“控人疏解”的背景下,城市更新的地区将迎来发展机遇。“西部”的东部,是指位于国家西部地区的中心城市,尤其是那些理工科院校聚集的城市,如成都、西安等,它们凭借丰富的科技创新人群优势,也将成为未来科技产业聚集的热点区域。

本文在华高莱斯国际地产顾问(北京)有限公司提供的文字基础上,由胥建华结合讲座进行补充和完善,王颖审阅。
经嘉宾本人同意发表。

  TJUPDI协同办公平台 | 项目管理系统联系我们
 上海工商    © TJUPDI.COM 沪ICP备05050893号 已访问人数: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扫一扫 关注微博